主页 > T半生活 >自由的代价 >

自由的代价

2020-08-01

美加因为地大人稀,并非如台湾一样几乎路口都能有红绿灯做管控。 有些住宅区的小巷子里,多只有所谓的「Stop Sign」。

「Stop Sign」这东西长的如上图所示,是个八角形的红色牌子,有个大大的「STOP」(停止)字样标示在中间。 若开车经过时,地上有画线时你要停在线前面;地上没线你则要停在牌子的前面。 假设路口有车同时到达时,则根据先来后到路口的时间依序起步。

一件很奇怪、且至今几乎好像还没有例外的事情在于:我身边有些朋友在台湾开车习惯不是很好,横冲直撞也好、爱乱超车也好、或是每次没警察时会随意U Turn、超速、或是把红灯当闪黄灯在对待的都好,一旦到了加拿大后开起车大多都变得很守规矩。就算在没有警察、没有监视器且半夜没有月亮的小巷子里,当面对着这看起来似乎一推就倒的八角形红牌子时,却几乎都会乖乖配合的在前方停下来,等个几秒钟后才又开动。 其他如安全带这类规矩也几乎都会理所当然的配合着。

只是当回来台湾时,也几乎没有例外大家又故态复萌。

我曾经问过朋友,到底这是一个怎幺样的心态与状况?可是至今没有人能够解释的通。多只是觉得在那样的环境下「既然大家都这幺做的时候,自己也应该这幺做才是。」 而回到台湾时,觉得可以「自由」一些,所谓交通规则这档事好像就没这幺重要与严肃了。

这是个好玩的议题。

因为,如果再深入问起来这些朋友说:「在加拿大或是美国,有因为这样繁琐的小规定觉得不自由吗?」 大家大多觉得不会。 但又问:「回到台湾,以这幺自由自在、毫无规则的心态开起车来,有因此觉得自由度更高吗? 」对此大家也不完全认为。 因为觉得路上混乱、不知道何时会有甚幺人冲出来,反而需要花较多的精神注意着四周。

这不是很好玩吗? 从自由出发的行为最后却以不自由而终结;不自由的行为却引导到自由与安适。

讲到这里很可能没人知道我在讲甚幺,所以先硬生生换个话题好了。

我之前有个朋友去了一间知名入口网站的台湾分公司。 据说他当时接的工作是要大力改革内部软体开发的专案成熟度,公司高层(CTO)想建立一些规则与制度来管理专案并增加产出。

但这概念一出,内部反弹声浪扑天盖地而来。 人人都嗤之以鼻,认为那样的东西是没有帮助的;觉得软体开发应该要更自由的、随兴的,要越少干涉才会越好。

这点我觉得很好玩的部分在于,这若是基层员工抗拒被管是可以理解,但中阶主管也跟着反弹就让人有些费解。 唯一想到的是大伙怕做跟着规则而来的一些Paperwork。 结果据说平常各自为政的内部PM们在这次倒是团结一致的规画出一个完全缺乏Agile精神的Agile方法(注:Agile是所谓敏捷式开发法,主要精神在于能在短时间内完成产出以便重複确认业主的需求,并不断精緻化)。 最后看来,那四不像的Agile里头唯一的精神就只为了逃避「规则」这东西。 CTO变得更是不知道下面的人在干嘛,而我那位朋友看状况完全失去控制之下黯然的离开了那边。

听起来很奇怪是吗? 只是这还真不是特例。

我自己这幺几年下来也接触一些专案经理,跟一些人他们谈到「制度规章」或是「SOP」等东西时,常常他们会脸色大变。 他们总觉得这样的东西定下去就彷彿世界末日来到,会害大家做事情被绑手绑脚而导致专案失败。(虽然没有规则的时候也没人能因此让专案成功,但是却从来没人愿意去正视这问题)

自由的代价

但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古人说,没有规矩不足以画方圆。规则若没办法一开始说清楚讲明白时,之后受苦的其实是管理者自己。毕竟专案中成员多来自于不同的背景、有不同的思维、不同的喜好、家庭环境、求学历程、思维方式完全都不同。就算大家都是为了公司好,都有可能因为做事方法、习惯、思维的不统一而浪费很多往返、沟通、争执的时间。甚至因此造成猜疑、纷争,让大家花很多时间处理政治跟人事问题。

毕竟如果一些大原则若没一开始说清楚、讲明白、定义清楚时,之后就很难避免不会有各说各话、自行解读的模糊情况出现。这就像是前面提到的开车一样,如果STOP Sign的规则没办法让所有人都有相同共识时,到达十字路口时就会不知道该谁先谁后。

大家都觉得自由很重要。

但很多人不知道,所谓「自由的感觉」不是建筑在随意自在与任性上;若没有背后的文化与大原则支撑时,最后人人感受到的反而会是「不知所措」、「为难」、「定位不明确」、「不知道该做甚幺」等等的混乱感。 在这样的环境下,厉害的人或许还是可以做得很好,但是平庸的人却往往就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了。当对于某些事情到底谁做、到底听谁的、到底谁下结论没有共识时,碰到问题就没办法最有效率的处理。「恐惧感」下就可能产生一堆「无效率的会议」、「害怕担责任的共同决策」、或是「多方妥协」。

也因为心理上的恐惧感,就有争先恐后、斗争与诿过;官僚文化、争权夺利、自保的政治动作也会因此产生。结果大家没办法平静的工作,带进太多不必要的情绪,又因为这些情绪加剧别人的反应,结果造成整个职场的气氛低迷。

既然如此,为何不愿意在开始前大家花些时间一起试着把大原则的Ground Rules定清楚讲明白呢?Paperwork虽然常是工作中附加的无趣部分,但却常是让事情顺利下去的必要之恶。尤其若这些事情能帮大家把日后的「可能纷争」降低,那就有做的必要性,就算要花点时间也是值得的;若因为怕麻烦而想排除所有规则、流程、与制度,这其实是因噎废食。

千万别以为甚幺规则都没有,甚幺表格或是管理都不做才是最自由的情境。自由的氛围是来自于「大方向愿景认同」所产生「架构价值观」的相同认知上。像美国的自由就是建立在对宪法的尊重与保障上。当人人认同宪法、大是大非的原则上照着走,自由自然就能在此产生,各类细部的执行规则与法律也能跟着制定。 美加开车的轻鬆感也是这样,当大原则大家都能遵守时,连个破牌子都能让大家停下来时,那外来者也能很快感受那文化的压力并配合其中。 虽然「配合」乍听起来好像是不自由的,但其实大家反而都因此受惠而感受到安适平和与自在。 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公司运作、专案管理也是相同的。 当大的行事準则有所依据时,人人自然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可以避免因人设事、或是因人而异的困扰。当规则可以自行管理70-80%的工作,而让人决策剩下30-20%的例外时,自然事情就能往好的方向运作并累积经验。

虽然前期会很累,但这却是自由的代价啊!

附带一提 ,自由的代价(The price of freedom)这句话,其实是取自美国总统Thomas Jefferson的名句。 后面其实还有一半,整句是The price of freedom is eternal vigilance。

Vigilance是警戒的意思。 在我来看,避免外力侵略的武装警戒是一种,但发现「系统问题」、及时弭平则是另一种警戒(Matrix中的史密斯?(笑))。 时时注意管理上是否有问题,及时从大方向上解决根源问题,强化政策面的支持,就能让大家心安的在此保护伞中自在的工作了。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ebt|分类信息门户网|最新资讯热点|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网上赌博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