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彩生活 >一句高科技世代警语:别拿超贵的个人隐私,来换一部搞笑影片 >

一句高科技世代警语:别拿超贵的个人隐私,来换一部搞笑影片

2020-06-14

一句高科技世代警语:别拿超贵的个人隐私,来换一部搞笑影片

如果我们希望避免所有财富和权力集中在一小群精英手中,关键在于规範资料数据的所有权。

在古代,土地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资产,政治斗争是为了控制土地,而等到太多的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社会就分裂成贵族与平民。到了现代,机器和工厂的重要性超过土地,政治斗争便转为争夺这些重要生产工具的控制权。等到太多机器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社会就分裂成资本家和无产阶级。

资料龙头企业利用「注意力商人」的模式,转移你对资料的警戒心

但再到二十一世纪,资料数据的重要性又会超越土地和机器,于是政治斗争也就是要争夺资料流的控制权。等到太多资料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人类就会分裂成不同的物种。

争夺资料的比赛已经开跑了,目前是由 Google、脸书、百度和腾讯等资料龙头企业领先。目前为止,这些龙头企业看来多半都採用「注意力商人」(attention merchant)的商业模式:靠着提供免费资讯、服务和娱乐,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再把我们的注意力转卖给广告主。

然而,这些资料龙头企业真正的目标,其实远超过以往的注意力商人,他们真正的业务不是销售广告,而是靠着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取得了大量关于我们的资料;这些资料远比任何广告收入都更有价值。我们不是他们的顾客,而是产品。

如果 AI 能做出最适合你的答案,你何必需要广告?

就中期来看,这大批资料可能带来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第一个受害的就是广告业本身。这种新商业模式的基础,是将权力从人类转移到演算法手中,包括选择商品和购买商品的权力。一旦开始由演算法为我们选购商品,广告业就会崩溃了。

想想 Google 的情形:Google 希望有朝一日我们万事问 Google,而且也能得到全世界最好的答案。假设某一天,我们可以跟 Google 说:「嗨,Google,根据你对汽车和对我的所有了解(包括我的需求、习惯、对全球暖化的看法,甚至是对中东政局的看法),哪部车是我最好的选择?」再假设 Google 确实能给出很好的答案,而且我们已经从经验得知,该好好相信 Google 的智慧、而不要相信自己老是被广告行销手法操弄的种种感受;到这种时候,汽车广告还有什幺用?

现代人会为了搞笑影片、心理测验,放弃自己价值万金的个资

就长期来看,只要取得足够的资料数据和运算能力,资料龙头企业就能破解生命最深层的祕密,不仅能够为我们做选择或操纵我们,甚至可能重新设计生物或无机的生命形式。为了维持营运,这些龙头企业在短期内可能仍然需要卖广告,但他们现在评估应用程式、产品和公司的标準,已经不再是能赚多少钱,而是能蒐集到多少资料。

某款热门的应用程式可能缺乏商业模式、甚至短期内还会亏损,但只要能取得资料,就能价值数十亿美元(约上百亿台币)。就算你还没想清楚怎幺用某批资料来赚钱,最好也先拥有了再说,因为这可能就是控制和塑造未来生活的关键。(我无法确认这些资料龙头是不是也这幺想,但从它们的作为看来,确实将蒐集资料看得比实质获利来得更重要。)

一般人会发现,自己很难抗拒这种过程。至少在目前,人们都还很乐于放弃自己最宝贵的资产(也就是他们的个人资料),换来免费的电子邮件服务和可爱的猫咪影片。这有点像是非洲和美洲的原住民部落,不经意就把整个国家卖给了欧洲帝国主义者,换来各种颜色的珠子和廉价饰品。如果大众在未来开始想要阻挡资料外流,可能会发现难度愈来愈高,特别是几乎所有决定都得依赖网路,甚至是医疗保健和生命延续也不例外。

一句高科技世代警语:别拿超贵的个人隐私,来换一部搞笑影片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ebt|分类信息门户网|最新资讯热点|网站地图 申博私网包杀包赢 sunbet管理网手机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