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彩生活 >诗专题4》自费出版诗集:彷彿打开了某个开关,就完全停不下来 >

诗专题4》自费出版诗集:彷彿打开了某个开关,就完全停不下来

2020-08-06

诗专题4》自费出版诗集:彷彿打开了某个开关,就完全停不下来

 

在大学时期,我曾觉得出版这个产业相当遥远。虽然平日生活常绕着书运行、追着书店的陈列变化,公馆的唐山书店、政大的政大书城,每每看见新诗集上市,就彷若发现一颗新星。但出版究竟是怎幺一回事,却没有清晰的轮廓。

第一次意识到它离我很近,不是当了编辑之后,而是当时看见身为研究生的若驩,年纪轻轻就接连自费出版了《英国王子来投胎》(2001)与《甜蜜并且层层逼近》(2002)。为了更靠近那股庞大的能量,我伙同朋友去参加他办在师大某咖啡厅的新书分享会。现场做过哪些事、说过什幺话早忘了,却深刻记得在店里的书区,又翻到林群盛的《超时空时计资料节录集Ⅰ圣纪竖琴座奥义传说》(1988)、《超时空时计资料节录集Ⅱ星舞絃独角兽神话忆》(1995);这4本诗集在我眼前连成一个星座,我夜观星象似的,从这个星座再连到整个出版宇宙。

因为写这个题目,採访了近期曾自费出版诗集的李夏苹、林季钢、庄东桥、陈牧宏、陈昭渊、廖宏霖、德尉(庄仁杰)等,发觉他们跟自己诗集的紧密度,更甚前人。身在资源相对容易取得的此时,自印要耗费的心力,却一点都没变少。


德尉诗集《软弱的石头》(左)与《病态》

绕过出版社的自费之路

诗集不仅是青春的印记,也是一张诗坛的履历或通行证。这几位诗人的第一本,不全是自费,如德尉跟陈牧宏两人,经历过「吹鼓吹诗人丛书」之后的再出发,背后理由却大不相同。

怕麻烦的陈牧宏,与出版社交涉几经不顺,最终选择自费,但这一绕也花了两年半。原本也要与出版社合作一本漫画诗集的德尉,「但因出版社临时中止计画,觉得非常可惜,经过(逗点文创总编辑)陈夏民的建议,认为这类具有实验特性的创作,适合独立出版。」

而李夏苹跟庄东桥为了保有自由度,第一本诗集就希望能跟欣赏的编辑或设计合作。至于陈昭渊,则是对出版产业不熟而走此小径。另外,廖宏霖认为他的诗集有申请补助,不算严格定义下的自费出版,「不过若依照没有找出版社合作或发行的概念,应该也算是某种自费,只是后面接的受词未必是钱,可能是更多的心神与责任。」他点出了自费的「费」,费用自付是一种,费时费力是另一种。

也有像林季钢这样的。他写诗不是为了出版诗集,比较像是给自己的遗言或爱人们的情书,「后来生病,停了两年多的剧场创作,《余人》的编辑周咏涵便提议把过去的诗作集结起来,试着完成一本诗集,让那些空出来的日子,得以有作品补满。」


陈昭渊诗集《缓慢的影子》

欲练神功,自费武功?

当年若驩在〈一本诗集的诞生〉一文,几乎讲透了自费出版的全貌:

「自己动手作DIY的乐趣在于,不必透过出版社,所有的出版细节或宣传行销都有自己来。从选诗、分辑、订定诗集名称、写序、目录、风格(含版面设计与版型设计)、送印、打样、定价、宣传、经销……全部都由自己掌控。诗集诞生的过程,也可以视为诗创作的一种延伸。」

经此一役,功力势必大增。不过这里面也分成两种。一类是本身会设计或编辑,甚至懂得行销,在有限的空间里,将自己解压缩、发挥到最大值。一如写文、设计、宣传、企划与发行都亲身投入的陈昭渊,「我是以一个演唱会或一场戏剧演出的製作来思考书籍出版。从内容物风格的选定,到前导视觉的曝光,一直到最后的成品该如何呈现,都希望是一个完整的感受经验……如果是被出版,也许我就无法有这幺多事情的决定权。」当然,也不乏陈牧宏这类:「从编辑、设计、绘者到铅字印刷,我每一环节都不懂,所以都找专业的人来帮我。」

在这个分工越来越细的年代,鲜少人可以一手包办、独力完成,多数诗人仍得仰赖其他专业,才能开垦出自己的路。在出版之林,与其说自费像独行侠一人勇闯江湖,不如说它更接近于草创一个门派,必须自行招集人才、专司统筹。


林季钢诗集《余人》(左)与陈牧宏诗集《安安静静》

自费出版最卡的一关

自费与交由出版社的不同,除了号令群雄来助阵之外,另一个差异就是通路。早年的网路互联缓慢,自印最大的缺点是铺货之不顺畅。「在製作上,作者对作品掌控度与自由度都很强大,但同时也要独自承担成书后,销售与库存的压力。」连续三年都在国际书展发表「小指头计画」的德尉,对此也深感无奈。


李夏苹诗集《鹿就是这样变成马的》

但如今网路盛行,似乎可以稍稍打开这个死结。有些出版社的服务性质变高,编辑印刷、企划宣传、经销上架等环节都可以代理。或像有些擅长在网路钻窜的诗人,打字比说话更快,手指一点、滑鼠一按,交易就已完成:「先开预购表单可以让製作的压力减少一些,至少知道已经有多少读者愿意买这本书。另一方面也能直接和读者互动。」这是陈昭渊的作法。不过即便通路变得多元、讯息扩散加速,庄东桥仍认为,「真正要让诗集有长远的销售与影响,还是得依靠出版社、实体与网路书店良好的规划。」

倘若不限诗集,李夏苹则观察到自行贩售与募资的另一案例:「《再见杨德昌》的作者突然接到出版社通知,因营运考量,库存的750本书如果不自行买回,就要销毁。作者大惊之下在脸书求助,发动抢救库存的活动。短短两週,便抢购一空。后来又发起募资计画,以127%的成效,再版了典藏增修版。一开始虽是情势所逼,但也不失为一条可以参考的路径。」


庄东桥诗集《我不惧怕突如的爱》

彷彿打开了某个开关

库存的压力与铺货的挫折,确实足以摧毁诗人们的信心。当年的前行者夏宇自费出版了《备忘录》,大概也没想到会成为诗人的梦幻逸品,一时孤本难求——这本1984年初版、1986年再版的少量诗集,如今在网拍已是两万起跳。

后来夏宇仍坚持本本独自出版,每每都翻出创意十足的花样,若把诗集交给出版社,反而会压缩她的玩性与获利。有此前例,再加上发挥空间大,因此即便辛苦与困难都加倍,多数诗人的心态也跟夏宇相同,彷彿打开了控制狂开关,下一本诗集仍甘愿自费。或跟庄东桥一样,每条路都想走一遭:「如果有适合的出版社希望出版我的诗集,我会很想试试看。毕竟已经做过自费出版,而且我也很喜欢跟专业团队一起合作产出一本诗集。」

也有像林季钢这样的:「应该是不会再出诗集了。万一真的出版,仍会以自费的方式,这样才能确保诗集里可以放满我本人的写真照。」

出版大道,自费小径,总有人一心走向更罕见足迹之路。


廖宏霖诗集《ECHOLALIA》


【诗人们的推荐】(按姓氏笔画排序)

李夏苹
黄柏轩《附近有人笑了》
廖人《13 》

林季钢
夏宇《备忘录》
任明信《你没有更好的命运》

庄东桥
顾城《回家》
海子《海子抒情诗新编》
喵球《要不我不要》
王志元《葬礼》
印卡《Rorschach Inkblot》
谷川俊太郎《谷川俊太郎诗选》

陈牧宏
杨佳娴《金乌》
夏宇《备忘录》

陈昭渊
孙梓评《你不在那儿》
鲸向海《精神病院》

廖宏霖
杨泽《彷彿在君父的城邦》
罗智成《光之书》
商禽《梦或者黎明及其他》

德尉
黄羊川《博爱座不站》 
刘欣蕙《金色蝴蝶》 
然灵《解散练习》

【2017诗专题】: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ebt|分类信息门户网|最新资讯热点|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赌场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