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彩生活 >《品味这件事》:为什幺市面上没有更多高雅品味取向的脱口秀? >

《品味这件事》:为什幺市面上没有更多高雅品味取向的脱口秀?

2020-06-10

回到舌上探索口味与品味的祕密

这是第一次约会的时候用来破冰的话题,或者该说是只有电脑才会问的问题。这种问题把重点放在过时的分类方式,而非探讨你天生会受到何种协调感吸引。一旦聊天上了轨道,我们就不会继续在喜欢哪种音乐类型的问题上打转。毕竟音乐本身并不是让我们随之律动的要件。

或者就像雪莉.贝西(Shirley Bassey)与螺旋桨头乐团(Propellerheads)在〈历史重演〉(History Repeating)里唱的那样,「有些人如果不知道是谁在唱歌,就不会跳舞/何必问你的脑袋?摇摆的是你的屁股。」

那幺,要怎幺找出是哪些元素使我们的屁股律动起来?对剑桥大学心理学研究员大卫.格林堡(David Greenberg)而言,这是一道专业难题。他的研究主题就是音乐偏好与人格或思考特质之间的关係。为了研究,他和同事首先必须知道大家喜欢怎样的音乐,然后再想办法问出他们之所以喜欢的真正原因。

「以音乐类型为基础的研究方式有一个问题:类型是根据人的理解方式制定出来的,」他说,「每个类型都有很多流派,风格各自不同。光是摇滚乐团就包含金属製品(Metallica)(注1)、琼妮.蜜雪儿(Joni Mitchell)(注2)、电台司令(Radiohead)(注3)、酷玩乐团(Coldplay)(注4)、讨伐体制乐团(Rage Against the Machine)(注5)。所以如果你只是听有人说:『嘿,我真的很喜欢摇滚乐』,那其实有说跟没说差不多。」

此外更不用说,当代每个着名的音乐家都会用某些形式跨界结合好几种不同的音乐类型。泰勒丝(Taylor Swift)从乡村乐跨至流行乐;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从嘻哈跨到电音;「怪人奥尔」扬科维奇(“Weird Al" Yankovic)更先从波尔卡舞曲(polka)(注6)跨到饶舌,再跨回波尔卡舞曲。这些音乐家全都树立了自己的音乐类型,而且如果你喜欢泰勒丝,无论她接下来要做怎样的尝试,你很可能都会继续买帐。

况且还有一种可称作斯隆效应的影响因子。加拿大乐团斯隆(Sloan)在〈哄我吧〉(Coax Me)这首歌中有一句着名的歌词:「我讨厌的不是那个乐团,而是他们的粉丝」。无论你有多喜欢新世纪音乐(New Age),你可能都不想成为「一个喜欢新世纪音乐的人」。你在剑桥研究员面前未必会诚实回答自己在沖澡时唱什幺歌。

最后一点就是:音乐无所不在。在地方新闻台从体育新闻切到气象预报时,你可能就会跟着哼唱背景播放的迴响贝斯乐(dubstep)(注7)。休旅车广告也经常变成着名乐团首播新歌的管道。如果你还是地方上杂货店的常客,你甚至还可能把整张爱黛儿(Adele)(注8)的专辑听过一遍。即使你从来都不听歌,你对音乐的偏好也早已比自己想像的更多样化。

为了避免这个问题,大卫.格林堡用了一套系统来研究,这套系统认为「一个人对音乐的偏好,是基于他喜爱音乐中的特定属性,同时他又具备了特定的心理特质;因此,不能用音乐类型来划分」。

这个系统是彼得.伦弗罗(Peter Rentfrow)、路易斯.哥德堡(Lewis Goldberg)和丹尼尔.列维廷(Daniel Levitin)设计的。目的是打破既有的音乐类型,然后再重新分类。

他们一开始问了数千人那个方向错误的问题:你最喜欢哪种类型的音乐?最喜欢其中的哪些子类别,分别举例其中的哪些作品?他们从这些答案中分出了26个类别,然后再从每个类别中找出两首相对罕见的歌(这是为了避免受试者发现自己在高中舞会时听过),从这52首歌分别摘录15秒,播放给另一群人听,让他们根据每首歌的喜好程度,分别给出1分至9分的评价。接下来透过一连串统计分析,他们找到了五个可以定义每一种音乐的因子:

柔和(Mellow):适用于流行乐、软摇滚、节奏蓝调。特色是缓慢、安静、直接。朴实(Unpretentious):适用于乡村、摇滚。特色是浪漫与放鬆。精緻(Sophisticated):适用于古典、爵士、世界音乐。特色是伶俐而複杂。强烈(Intense)适用于喧闹而强烈的庞克,或者重金属乐。当代(Contemporary)适用于饶舌、电音,但也适用于爵士乐。

这五个因子的英文字首刚好拼成了MUSIC(音乐)这个字。开发这个模型的研究员,用它来研究音乐是怎幺呼应一个人的个人特质、认知能力与政治立场。

同一批研究者之中,某些人也尝试用同样的模型来实验各种其他的文化产物。本书正是在这样的模型框架中诞生的。彼得.伦弗罗、路易斯.哥德堡、兰.兹尔卡(Ran Zilca)在2011年的论文〈聆听、观看、与阅读:娱乐偏好的结构与相关性〉(Listening, Watching, and Reading: The Structure and Correlates of Entertainment Preferences)中发现,人们的类型偏好有一种「非常清楚的因子结构」,这种结构「与所属族群与人格特质之间有着独特的关係」(这套系统没办法把英文字首拼成哪个朗朗上口的单字,真可惜)。

他们用同样的方法,找出比音乐类型更好的分类方式:不要将每一首歌分进不同的音乐类别,而是建立一些横跨书籍、电视、电影、音乐等各种娱乐文化产物的新分类。MUSIC分类法比音乐类型分类法更优异之处,就在于从细部检视人们的喜好—你说自己喜欢摇滚乐,但你喜欢说谎专家合唱团(Spin Doctors)(注9)的〈两个王子〉(Two Princes)吗?至于伦弗罗与哥德堡的分类法,则用更宏观的角度检验喜好这件事—你说自己喜欢摇滚乐,但你喜欢自然纪录片吗?对于谋杀片,或者喜剧小品的感觉又如何?

研究人员先从亚马逊(Amazon)等零售商的商品类别中整理出108个类型标籤,然后将这些标籤与三位专业裁判列出的类型进行交叉比对。去除重複标籤之后,他们找到了22种音乐类型,34种书籍与杂誌类型,18种电影类型,34种电视节目类型。接下来,他们把这个列表提供给大学生与一般民众组成的受试者,让受试者根据对每个类型的喜好程度,从非常不喜欢到非常喜欢,分别给予1~7分的评价。

3227位受试者完成评价之后,研究人员就开始分类。这时候轮到统计学上场了,利用陡坡检定(scree test)或方差极大化旋转(varimax rotation)这类複杂的数学工具来整理资料。简单来说,这些工具可以告诉我们,在每个分类变得无法区别之前,我们最多可以把受试者的回应分成多少不同的类别?

数学给了我们一幅熟悉的图像。如果将人们的喜好分成两群,看起来就会像是「低俗品味」与「高雅品味」。情境喜剧与动作片属于前者,爵士乐与《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属于后者。

如果分为三群,低俗品味就会分成研究人员所说的「社群型」与「反抗型」:情境喜剧是社群型,庞德电影是反抗型。如果拆成四群,反抗型就会分成「黑暗型」与「惊险型」,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饰演的庞德是黑暗型,皮尔斯.布洛斯南(Pierce Brosnan)的○○七则是惊险型。如果分成五群,「高雅品味」也会分裂为审美型(例如爵士乐)与理性型(例如《经济学人》)。

但超过五群之后,分类就会变得太琐碎而不实用。利用数学方法可看出,三群或五群的分类方式最清楚。研究人员为了保留更多关于人的偏好的线索,最后选了五群的分类法。

我们在这里暂停一下,像是捕龙虾人那样打开笼子,看看里面有什幺:

社群型(Communal):爱情电影、情境喜剧、日间脱口秀、流行音乐、医疗剧。黑暗型(Dark):庞克音乐、恐怖电影、嘻哈音乐、情色片。惊险型(Thrilling):动作片、科幻作品、警匪剧。审美型(Aesthetic):古典乐、外国片、诗、蓝草音乐(bluegrass)(注10)。理性型(Cerebral):商管书、新闻节目、科学节目。

接下来,他们整理出落入每个喜好类别中的人的年龄、性别与种族,结果跟你猜的差不多。简略地说,社群型大致上是教育程度低的女性;审美型是教育程度较高的女性;黑暗型是教育程度较高的男性;惊险型是教育程度低的男性;理智型则是年纪较大的人,可能较会是男性。

即使如此,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发现「除了人口特徵之外,个性也明显影响人在娱乐偏好中展现的差异」。

在这里我们暂停一下,应该不难察觉这所谓新的指南带我们来到了再熟悉也不过的老地方。这里的许多「发现」都很像行销界的老生常谈,尤其对于文化产业人士而言更是耳熟能详,毕竟这些知识攸关他们的收益。年长的人喜欢看「理智型」新闻,所以CNN的电视广告一大堆都是推销药品的。惊险动作片主要是拍给青少年看的,所以在第三幕放一颗大火球,比铺垫複杂的情节更为重要。而「社群型」的日间脱口秀现场永远坐满女性,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些笼统的说法都多少有一些事实根据,而且还很可能会变成自我应验的预言。心理学的单纯曝光效应(mere-exposure effect)一次又一次指出,我们会爱上自己熟悉的东西。你一旦被划入某个类别,就很容易觉得自己属于那个类别。

不过,你的年龄、性别、年度家户所得加起来,并不等于你。在地图上发现其中的规则的确有珍贵的意义,但我们还是得亲自踏出去探索那片土地才行。这样一来就能找到有效的方法思考我们目前喜爱哪些东西,接下来又会爱上怎样的东西。首先,我们会更容易注意到某些混搭方式比较有逻辑(黑暗+惊险,例如《骇客任务》(The Matrix));另外有些就比较出人意表(社群+惊险,例如《星际大战》)。如果要知道为什幺市面上没有更多高雅品味取向的脱口秀?为什幺好莱坞非得把已经很有吸引力的外国电影拿来重拍一遍?看看这些分类吧。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把这五种类别与味觉的五个定义连结在一起,重新思索食物的味道以及对其他事物的品味:两者之间,到底存在什幺差异?

注释:

    译注:着名重金属乐团,鞭笞金属乐(Thrash Metal)的开创者。多次获音乐大奖。译注:1960年代的重要创作歌手,引入许多不同乐风,并开创大量的新吉他和弦。译注:着名另类摇滚(Alternative Rock)乐团。情感强烈,坚持实验性,经常关注社会议题。译注:见《品味这件事》第二章。译注:着名饶舌金属(rap-metal)与另类金属乐团。以左派立场与政治观点闻名,几乎所有作品都与批判资本主义、寡占、贫穷有关。译注:捷克传统舞曲,源于19世纪波希米亚。译注:当代电音乐风。源于1990年代末期的伦敦。译注:当代英国创作流行歌手。译注:当代美国摇滚乐团。〈两个王子〉是1990年代前期的成名作。译注:1940年代的一种美国乡村音乐。结合英伦民谣与美国爵士乐特色,曲风较为即兴而清新。

相关书摘 ►《品味这件事》:「小马迷」对《彩虹小马》是真爱吗?

书籍介绍

《品味这件事:为什幺你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从舌上五味、心理学与文化分析检视品味的组成,探究我们对事物的好恶》,脸谱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班杰明.艾雷特
译者:刘维人

如果你认为本书是要为读者分析性格──饮食喜爱什幺口味的人,会有什幺样的阅听偏好或审美倾向?那幺你只猜对一半。当然,根据心理学中「体现的认知」观点,有时候这两者间是有些关联;不过在更多时候,品味这件事远比我们想像的还要有趣。为了揭开品味的神祕面纱,作者援引心理学、文化分析、市场调查数据等领域最新的研究,再结合目前已被广泛承认的五大基本味:甜、酸、鹹、苦、鲜作为分类指标,归纳出舌上五味分别对应到哪些文化品味。

从电影、戏剧、文学、音乐、游戏、话题,甚至是量贩商品及名人的行事风格等──本书就四十种以上的文化产物、人物与现象进行层层分析,仔细查看他(它)们之中包含了哪些关键要素迎合了受众的品味?换言之,为什幺这幺合人们的「文化味口」?这些品味因子又能再拆解成哪些细项?而我们又该如何从品味因子的抽丝剥茧过程中,更了解自己以及自己的文化审美?

《品味这件事》:为什幺市面上没有更多高雅品味取向的脱口秀?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ebt|分类信息门户网|最新资讯热点|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豪利游戏旧版每天送9元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瑞博国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