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品生活 >《哀伤纪》:未竟的歌,错过的时光 >

《哀伤纪》:未竟的歌,错过的时光

2020-06-10

《哀伤纪》:未竟的歌,错过的时光

锺晓阳笔触下的诸般遗憾恨事,既是人间,又不尽然属于人间。写那丛生的爱怨情仇,她的文字显得灵气逼人。偶然不免念想那是尘俗,还是虚华?

许多作品慢慢读来,不难觉察她擅于种种教人徒歎一声的感伤惘然。遗憾的,总不乏曲折衷肠,憾恨的,也往往凄楚苍凉。我想,她是耽美的罢。美丽的反面(本质)是残酷,甚至是暴虐的。她那些故事里倔强或命运使然的磕绊与窘顿,一如人性里从来就不纯粹的善与恶,发生的,没人可以置身事外,冷眼旁观,当然,也没有谁会是真的无辜。

慧黠细腻的她毕竟明白,生命中的遇见分离、拥有失去,都是相对的。所以,惆怅从不偏颇于谁。哀愁是每个人不相同的遭遇,却是脸容上同样深刻的神情,顾盼间隐然而熟练的姿态。

这是我所认识的锺晓阳。人生难免有憾,而她将那份憾,一笔一划渗入了生活的皱摺,情感的碰撞,灵魂的峡谷里。

一九八六,《哀歌》。

通篇行文里,她与他,锺晓阳没有赋予名姓,至少字面上没有。彷彿他们不过是茫茫人海中平凡的男女,有可能是你也有可能是我。没有名姓,更似乎预示了他们这一段感情的无疾而终。

那是多年以前,纯洁初恋,未来裹膜一片玫瑰色绮想幻影中漂浮。拒绝长大的女孩,认清现实的男人。他们的交会,经过旖旎的沿途景色之后,终于面临各自阶段性的岔口。是女孩一意孤行,是男人自我设限?他们的矛盾,缠结难解。何以如此?根本困顿在于,都是因着彼此自以为的体贴而怯懦了。

他们为了不自私,反而不得不地自私了。那一段《哀歌》旋律里高低起伏间的欢笑泪水,就像擘裂在身上的伤痕,疼的深浅,唯有自己能体尝,能记忆。太多人世情事都是倒果为因。他们明明需要并嚮往的是同一个梦想,竟却以各自的偏执丑恶了梦想的模样。于是,他们屈服于貌似认清,实则懵懂的无奈之下。他们失败,并非因为不爱了,而是太爱了,所以失了轻重,乱了方寸。他们不是没有勇气,只是过于一厢情愿地替对方想像并惶恐了将来。

难说他们究竟是聪明,或不聪明?但他们到底为了不想后悔,而选择了先后悔。

二○一四,《哀伤纪》。

「人是重複犯错的动物,新的错垒在上一个错上,错错相因。」

人生际遇的圆满与残缺,其实,怎幺预料?除非,我们都不再欲望,不再野心,不再爱与愁,不再苦与乐,否则该如何从诸多的倾轧中解脱,然后笃定把握人生无一刻平静的裂解与变貌?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ebt|分类信息门户网|最新资讯热点|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lite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太阳神官方网站